Show/Hide Right Push Menu漢堡選單漢堡選單漢堡選單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歷年成果

::: :::
日期:2021-07-26
課程回顧

課程回顧

3/17 Jaqueline Berndt教授【以大屠殺漫畫為例,討論現代故事漫畫的特質--包含與圖像小說代表.先驅者《鼠族》的比較】

3/17 Jaqueline Berndt教授【以大屠殺漫畫為例,討論現代故事漫畫的特質--包含與圖像小說代表.先驅者《鼠族》的比較】

3/24 Jaqueline Berndt教授【不斷變化的漫畫的故事源流:[繪]巻物・翻頁漫畫・webtoon條漫】

3/24 Jaqueline Berndt教授【不斷變化的漫畫的故事源流:[繪]巻物・翻頁漫畫・webtoon條漫】

4/28 東園子教授的演講【日本二次創作BL同人誌】

4/28 東園子教授的演講【日本二次創作BL同人誌】

5/05 山中千惠教授【韓國的文化政策與記憶庫事業,以及其歷史經驗:以漫畫為中心】

5/05 山中千惠教授【韓國的文化政策與記憶庫事業,以及其歷史經驗:以漫畫為中心】

課程回顧
3/17 Jaqueline Berndt教授【以大屠殺漫畫為例,討論現代故事漫畫的特質--包含與圖像小說代表.先驅者《鼠族》的比較】
3/24 Jaqueline Berndt教授【不斷變化的漫畫的故事源流:[繪]巻物・翻頁漫畫・webtoon條漫】
4/28 東園子教授的演講【日本二次創作BL同人誌】
5/05 山中千惠教授【韓國的文化政策與記憶庫事業,以及其歷史經驗:以漫畫為中心】

課程回顧|日本大眾文化研究

日本大眾文化研究由本所李衣雲教授開課,主要關注於日本近代大眾消費社會的形成,以及日本的漫畫文化兩個主題。總共邀請了三位國外教授,分別進行四次的演講,每一次演講結束後,衣雲教授會要求授課同學要提交演講報告,同學都非常認真的聽講,並在演講報告中提出了頗具深度的個人見解,下面分享三篇心得,撰寫者分別來自政大台史所、政大日本研究碩士學分學程、交大族文所的同學。

註一:因各篇心得篇幅不一,經調整後統一為一千字上下。

註二:為保護心得撰寫者隱私,皆不公開本名。

 

3/17 Jaqueline Berndt教授【以大屠殺漫畫為例,討論現代故事漫畫的特質--包含與圖像小說代表.先驅者《鼠族》的比較】
日本的漫畫和歐美的漫畫有著截然不同的文法體系,Jaqueline Berndt教授舉出日本和歐美關於二戰時期納粹屠殺猶太人為主題的漫畫,探討歐美和日本漫畫對二戰題材漫畫的詮釋異同,剖析兩者在漫畫文法以及呈現故事的視點,以及闡述故事節奏的差異。

心得分享|台史所陳同學
Berndt教授在演講中提及今日マチ子所繪的《アノネ》,主角花子喜歡的「方糖」除了代表花子內心逃避的現實,還能與她和太郎所處的正方形密閉空間產生連結。這部分在閱讀過程中,我發現「方糖」常伴隨著深色的茶一同出現。對此,我想進一步延伸「茶」與「方糖」之間的關係,深色的茶是否象徵著花子認為現實的黑暗?而花子將方糖放入茶中攪拌,卻始終沒有將兩者均勻融合,方糖的白漂浮於茶的表層,是否也存在著一種象徵性──花子逃避的內心,也曾試圖與黑暗的現實世界調和,但終究未能成功。另外,方糖的顏色是白色,選以白方糖的用意,是否也有著作為少女的花子,逃避現實的內心世界仍有著純淨潔白、單純的可能性,以及承載著花子從開頭到結尾的女明星的少女夢。至於一直想要甜食的花子,死亡前吐出一堆糖,旁邊則蹲著太郎,似乎昭示著花子不斷的逃避與內心幻想,在現實世界終將被戳破、無法再說服自己。正如同裝熟的人叫不醒,卻也不可能真的裝睡一輩子。

教授也提到能將《鼠族》與《アノネ》進行簡單的比較。這邊想粗略談一下,自己看了兩部作品後發現的相異處。首先,在《鼠族》中,作品透過不同動物來代表不同身分的人,大量灰黑構圖,並且夾帶著大量與父親(倖存者)的對談與回憶,欲藉此建構一個猶太倖存者的生命經歷。由於同時有三條時間線進行,網格內主要是父親的回憶,往格外則是作者與父親二人之對話。至於,《アノネ》一書,作者則透過簡單、柔和的線條來營造該書帶有的少女漫畫感,對於角色的面部表情也較著重,雖然《アノネ》有著少女漫畫對於第一人稱視角、心理活動、少女的世界觀的特性,但我認為書中另一位主角──太郎,也同等重要。除了特意將花子第一次月經畫出來,顯示了該書的不同,太郎的世界觀與心理活動被穿插在以花子為主軸的劇情,似乎使得《アノネ》無法單純放置在少女漫畫的範疇中。尤其,作者在最後將花子進行翻轉,她的死亡恰恰突顯、對比了先前章節花子所表現的可愛,角色的悲慘性與沉重感在此時最大化。

▂﹍▂﹍▂﹍▂﹍▂﹍▂﹍▂﹍▂﹍▂﹍▂﹍▂﹍▂﹍▂﹍▂﹍▂﹍▂﹍▂﹍▂﹍▂﹍▂﹍▂﹍▂﹍▂﹍▂﹍▂﹍▂﹍▂﹍▂﹍▂

3/24 Jaqueline Berndt教授【不斷變化的漫畫的故事源流:[繪]巻物・翻頁漫畫・webtoon條漫】
Jaqueline Berndt教授關注漫畫的解析方法,強調漫畫可以分符號學、科技和產業三個層面進行解析。符號學的面向為漫畫文法層面的探討;科技則是漫畫的繪製以及裝訂形式的討論;產業的範圍廣及漫畫的出版和讀者對於漫畫的回饋,例如同人誌的創作。Jaqueline Berndt教授教授認為如果依這三個層面來分析漫畫,或許對漫畫可以有更全面的認知與了解。

▂﹍▂﹍▂﹍▂﹍▂﹍▂﹍▂﹍▂﹍▂﹍▂﹍▂﹍▂﹍▂﹍▂﹍▂﹍▂﹍▂﹍▂﹍▂﹍▂﹍▂﹍▂﹍▂﹍▂﹍▂﹍▂﹍▂﹍▂﹍▂

4/28 東園子教授的演講【日本二次創作BL同人誌】
東園子教授專精於日本BL文化的研究,向我們講述了日本BL同人誌萌芽茁壯的脈絡,並將重點放在BL同人誌是如和在後現代興起,大敘事逐漸被言說解構的浪潮下,走進日本大眾視野的過程。

心得分享|陽明交通大學族文所周同學
這個問題我想了一陣子,始終沒有明確的答案,但對一個身為腐人的我來說,BL當中的「禁忌感」還是最吸引我的主要來源,不被允許、內心掙扎糾結、不穩定害怕被發現以及不被認可,這種不安卻細膩的情節描述,對我來說還是有著巨大的影響力。雖然平常也會觀看日常向、校園向的BL作品,那種將男子與男子談戀愛視為理所當然的設定,也有很萌之處,但是想到裡面的角色受方過於陰柔氣質、總是被動、博愛聖母、動不動臉紅、腦袋只想著戀愛、體型與攻方差異過大、新娘設定、如果有收養孩子情節會被稱作媽媽,我就會徹底「嚥氣」這部作品,而且會相當倒胃口,就會有「那我幹嘛不看一般少女向漫畫就好了」的想法,但有趣的是我也不會主動看上述所說設定的BG向少女漫畫,所以認真來說我討厭的是「沒有能動性的主角」,也可以說是「沒有能動性的性別」,我所討厭的是父權凝視下認為女性該有的樣子,一直以來所塑造的少女形象,那個將十幾歲的女性與戀愛、被動、聖母博愛所刻劃的少女形象,當這樣的形象複製到了BL作品中,理所當然的就變成了我最厭棄的作品。

回到我喜歡BL作品的「禁忌感」的原因,因為被禁錮、被抗斥,在那樣的異性戀框架下,男主角們光是彼此相愛,就是一種對社會的反動,必須要面對層層難關才能得以相守,面對整個巨大結構的壓迫,更能看出主角們的能動性,而這種能動性正是我喜歡BL、百合漫畫的原因。雖然這些在BG漫畫也都看的到,但是放置在BL或是百合其中的對抗性更是強烈,對抗著這個巨大父權社會的壓迫,找到另一條可能道路,我將現實身為生理女性的我投射在這些主角身上,可以轉戰的遺忘我也是被壓迫的個體。在觀看BL的同時,我可以將兩個角色視為互攻,沒有任何一方是被動的、被成為受的,彼此的地位是平等的。對我來說當今看BL或百合作品與BG項作品最大的差異,就是性別能動性的部分,我不滿自身的性別,不滿於自身性別在現實社會的架構下所處的位置,所以我將目光投射在一個可能更平等、更自由、更具有能動性的戀愛作品當中。

▂﹍▂﹍▂﹍▂﹍▂﹍▂﹍▂﹍▂﹍▂﹍▂﹍▂﹍▂﹍▂﹍▂﹍▂﹍▂﹍▂﹍▂﹍▂﹍▂﹍▂﹍▂﹍▂﹍▂﹍▂﹍▂﹍▂﹍▂﹍▂

5/05 山中千惠教授【韓國的文化政策與記憶庫事業,以及其歷史經驗:以漫畫為中心】
山中千惠教授講述現代韓國漫畫的發展脈絡,以及2000年以後韓國政府文化政策對韓國漫畫發展的影響。特別是韓國近年來興起的「條漫」,以及將漫畫改編為電視劇和電影的產業模式,是山中千惠教授關注並深入探討的重點。

心得分享|日學碩班王同學
我認為國家對產業的支持確實可以給予相當程度的幫助,就我的觀察,我認為西方和東方文化創意產業不同的地方在於國家發展政策重視的點不同。以西方來看,他們大多數非常重視自身的知識產權,也可以說他們制定文化創意產業相關政策的目的主要就是為了保護知識產權;反觀東方國家,以日本韓國來看,相關政策重視的是如何推向海外市場,知識產業的部分雖然不是完全不關注,但相對西方國家來說是相對鬆散的。

文化創意產業在日本被稱為內容產業,在日本的發展雖然不占大眾,卻也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日本內容產業的發展時間長久,日本政府卻比韓國政府較晚透過政策輔助產業發展。綜觀韓國在內容產業的發展是非常成功的,但相對來說日本政府推動的酷日本政策,相對韓國來說成效卻不是非常顯著。從政策推動細部來看,日本政府推動酷日本政策所投資的金額占小數,甚至有資金流動不透明的情況,由此可見日本政府實際上並不是那麼在意內容產業的發展,至少在政策推動上是屬於比較被動的狀態。

原來就發展純熟的日本內容產業,基本上在政府的扶植下,成長效果本就有限,政策的推動還可能反而成為產業發展的阻礙。制度常常才是限制產業的元兇,像是漫畫產業也是,只有在沒有限制或規定的情況下,漫畫的多樣性、閱聽者的多元性才不會受到限制。政府不加以管制,我覺得反而應該效仿西方只要針對知識產權進行限制,反而可以讓不只是漫畫產業,甚至整個內容產業的發展更加的自由與透明。

韓國的文化振興政策,我覺得它正好是在韓國內容產業起飛的時期開始推動,再加上老師上課有提到的一樣,除了政策的影響外,也要考慮其他因素向是智慧型手機的普及率,導致韓國條漫的快速發展。我認為日本的狀況也是一樣,並不能單就政策產業成長率就判斷它的成功與否。總歸來說我認為針對不同國家、不同產業的現況與發展來去執行要做的事才是有助於整體的良方,所以內產業相關政策是必要也是非必要,必須因時制宜。

除了要考慮到什麼才是產業真正需要幫助的部分外,也要考慮到執行政策者對該產業的理解,與其讓不理解的人來執行政策,倒不如政府直接以投資的方式協助相關產業就好,以免不符合產業發展的政策去限縮產業成長。雖然日本沒有韓國發展來的順遂(政策發展方面),但是我發現到日本政府似乎非常尊重相關產業專業人士,讓他們自己營運發揮。先不論酷日本政策的成功與否,我其實蠻認同日本政府政策的出發點,以投資的方式幫助產業絕對會比政府就自己的理解去制定「扶植」產業來得有效果。最重要的是考慮政策必要性和實行政策執行者的專業性。

回首頁 政治大學 網站導覽 English